学校首页 部门新闻 院系简讯 家园网 滨医校报 视频在线 社会瞭望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>新闻网>>校园广播>>音乐故事>>正文

音乐故事

音乐故事

作者:肖盼盼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06-12-12

  朋友们,下午好。伴着夕阳染红的天空,音乐故事就要开始了。

 人生之路,悠悠漫长。这是每一个人的毕经之路,一路走来是那么的多姿多采,也许路途中你会遇见困难、 失败,不过也许正是因为有了它们,你的生活才有了点缀,如果人的一生都是一帆风顺,那不是太枯糙无味了吗?你现在也许认为自己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,是无聊的,可你想想世上存在着完全相同的事物吗?答案是;没有的。所以请你闭上眼睛回忆过去,你一定会发现有趣的东西。那些东西在曾经对你来说也许是微不足道的,让你伤心流泪的,可经过时间的酝酿,它们已由青涩的水酒变成了香甜的美酒,耐人回味
    人生可以不活得轰轰烈烈,但却不能不过的丰富多采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向往远方

在一座城市呆久了,总想到别处去旅行,在我的生命中,远方一直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,一直作为一种诗意的存在而吸引着我。

每年总要找机会出游一两次,其实内心里不仅仅是想看一看异地风景,更多的是进行一次精神的松绑和心灵的释放。

平日里,为了在自己的城市里无奈地生活,我们总是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一层层地包裹起来。生活得刻板又疲惫,唯有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才能得到身心的放松和激情的飞扬。唯有一次次的远方之行,才让我们找到了生活的诗意和永远保存在心底的风景,所以,每当踏上异乡的土地,我就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和喜悦。

前不久去了趟新疆,那天晚上坐在飞机上,人特别的兴奋,飞机在夜空航行,从舷窗向外望去,感觉月亮离我是那么的近,好像是天上挂着的一盏明亮的灯,置身在茫茫的天空中,人似乎一下子变得超脱了。

生活就是如此,换了一个城市就可能换了一个天空,换了一个地方更可能换了一种生活方式,自己也换了一种心态,一种精神面貌。

来到美丽的新疆,我便立刻陶醉在这座城市的妩媚中,客居在这里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,但那湛蓝明澈的天空、满目高高飞翔的白鸽……却让我升腾起如烟的柔情,张扬起鲜活的生命力。

人是需要经常地换换生活、换换环境、换换人群、换换心态的。这样生活才是流动不腐的,日子才是富有情趣的,人的生命也才会充满活力,总呆在一个死板的环境里,人不变成朽木才怪呢!

生活中近的是现实,远的才是诗。现实让人平凡、琐屑,让人厌倦、麻木;诗却让人产生激情、理想和梦幻,带来鲜活和光彩,所以远方总像一簇圣火,在人们心头燃烧。

向往远方,自然向往这种新鲜的人生体验,同时,也与某种莫名的寻找有关,在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都是游子,总有许多剪不断的乡愁,心灵的包裹里也装满了许许多多人生的梦想、渴望和追求,而这一切现实生活中往往无处寻找,于是我们总是期盼远方。远方似乎有那些身边找不到的东西,不仅仅是风光、美景、人文、历史、民俗……更多的是一种梦想,一种精神的归宿,一种看不见的灵魂里涌动的向往。那些未知的,最能给人们带来美好的幻想。所以,人们无论在何处生活,其实都会牵挂着远方,即便他终生生活在自己的故土,也会寄情于一个无形的家园,一个精神上的故乡。

走在新疆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,路的尽头在什么地方?而人生的彼岸又在何处?其实真正的远方是人们终生也无法抵达的,那是灵魂的归宿,精神的憩园,是人们永远不醒的梦。

向往远方,要到达那梦中的乐土,我们在岁月的打磨中必须成熟起来。为生命的旅途作好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走向成熟

我来到这里,感觉到空间变的特别大,尤其是读书空间。喜欢读书,读好书,在最合适的时间,最安逸的环境,最良好的心情下慢慢享受品位带来的快乐。
    
踩着春日的浮云,拨响琴弦的夏季,让岁月记住经历过的都不曾遥远,让心情懂得虚伪与真诚的差距。走向稀疏而简洁的冬日,灰朦朦的天空,雪白的六角精灵在舞蹈,捡一片放在手心,写满对你的思念,让它飞过千山万水,坠落在你的肩头。捡一片放在手心,让它慢慢融化,渗入体内,漫布全身,也许这一片是你全部的爱恋;捡一片放在夜深人静教室,静静的思考,此刻,尘世中的喧嚣,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都淡淡模糊了,剩下的只是圣洁的,纯粹的,空灵的氛围,留下一个令人遐想的空间。 
    
如今想写点东西都有点无奈,没有绚丽辞藻,更谈不上用什么修辞方法,写下来的都是些平淡无奇的字句。打小都是尊崇老师的教诲,一步一个脚印跟着老师走,可如今确却发现这种教学方法实在欠妥当,一方面把学生的思维限定死,另一方面学生思维得不到开阔,只会用课堂上的套路来走!可是,大学里面又过于宽松,学生的思维一下子从死板的套路上放开了,好比孙悟空进了天宫,见什么希奇什么。学生模仿能力强,所以非常容易受到外界事物干扰,环境的作用确为最主要的。希望可以找到春天的和煦,夏天的妩媚,秋天的成熟,冬天的温暖。在那淡若炊烟的路旁,在那白玉兰花绽放的时节,在那缠绵惆怅的雨天,能够沉寂冰封已久的感情线。静处之后,写作抹去了我所有的烦恼与顾虑,让我有清醒的头脑认识周围的一切;沉思之后,灵感就驱走了笼罩在我心头的阴影,令我鼓起勇气,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,追求美好事物;定心之后,它扫除了裹夹在我身上的骄气,使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己身上的不足,从而使我谦虚谨慎,用自己的真情实感来诉说一切。

    
没有季节组合的大学,只有阳光与月色滚过的皱痕,驼铃点燃的风在燃烧,退成了背景的生命底色在燃烧。
    
没有季节组合的大学,在天边等待着回收日月,回收沿着驼铃激荡而来的欲望的碎屑。我想写点东西的激情撩拨着夜,撩拨着那些缠绵的故事,掺有儿女情常的夜,拥抱冲涌的律动在燃烧。 
    
杏坦路面上点缀着的雨水,路灯作注脚的绿园里,有窗子透出家庭的温馨,那是他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
记忆丢失在课堂上了,日子踏着岁月已经过去了,然后,大门关闭,没有通向记忆的道路了,写作也就没有了欲望。但愿经过时间的冲洗,写作会经过岁月的积淀总会绽放出惊世骇俗的花朵。(放音乐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里的冬季

九月的天空很蓝,逼得让我不得不用帽子遮住我的眼睛,蓝色直让我的泪沸腾。校园的一切都在疯狂地生长,比两个月前离开时,更加茂盛了,只是物是人非。那个曾经载满了我的学长学姐们的教室,依旧还在,只是不知他们毕业后是否还记得这个曾经留下感动的地方。而我坐在二年前上大一时的那栋楼的第四层朝东南方向的教室里,窗外的法国梧桐落叶很美,朦朦胧胧的如鸟朦胧,月朦胧。坐在夕阳里,喝着我最喜欢的掺了二氧化碳的苹果汁,绿色的那种,不甜不淡,只是太多气泡了。
     
夜晚的天空总是那么的迷人,也那么的孤单而寂静。图书馆楼下的路灯并不华丽,只是昏黄的颜色,和旧相片一样,很怀旧。但,我真的想不起什么,也记不了什么,就像用白瓷杯喝白色酸奶,进入喉咙之后,留下酸酸的味道,持续很久,直到彻底的熟悉或忘记。每一天,身边都沉滞了太多的故事,它们也发黄得如秋天落下的叶子,轻轻一拈,碎了,还隐约有腐烂的气息。
     
挺久都没有下雨了,其实在洛阳,这个盆地地区,应该会有雨的,但这里是沙的气息,以致太阳烤炙的风沙满天飞,干燥得让人窒息。在十一月中旬的一天,中午放学后忽然下起雨,天是灰阴的,空气是湿润的,人是快乐的,在高大的梧桐树下的修远路上,变态的奔跑,让雨淋湿了全身,将脸朝向头顶的那片天,去迎接那雨水,快乐地让自己的泪与雨交接起来,真的很好!
冬季,我穿上那件宽大的蓝色的牛仔裤,白色的T恤和冰蓝的格子衬衫以及那双很轻很轻的白色气泡运动鞋,在那座唐风桥上,踏着古代的气息,徘徊,向每个擦身而过的人灿烂一笑。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前走,一直向前,向前,不再回头。    
     
朝东南方向的那座教学C楼,其实是很暖很暖的,从开始直至收尾,太阳一直都包围着它及那里的校友。他们在玩耍,摆弄着自己的情感,也摆弄着自己的命运。苍白纸张上的文字一遍一遍地被翻阅及填充,以让他们能记住,记住那些能改变他们命运的东西,只是太多了,记起来也太痛苦了,但没有怨言,只有继续,继续。
     
我的课本也记着笔记,很多,满满的,使我有点害怕,怕我也像课本一样,永远无法自由,被一道道题包围、囚禁,没有缺口。草稿纸上的那些字,被阿拉伯数字代替了。《高等数学》的枷锁牢固得无法动摇。
     
冬季,天很迟才亮,很早就暗了,而我没有黑夜,只有白昼,在光亮的白昼里,想着自己的前途,社团的发展以及社团联合会的正常运作。有时候,真的太累了,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,身边的课本被风翻了一页又一页,刮到了地板上,只是静静地躺着,一会就睡去了。
      
日子在大学期间慢慢的耗尽,生活只能在胡乱地拼凑,很痛地凑在一起,却支离破碎,像分散的骨与肉,之间只有血丝在联系。我不懂得该如何去塑造,只会用青春将它们放到一块,任其自主结合。朋友们经常说,我写的东西是这样的令人伤痛,如一个垂死的老人。我不知道,也不清楚,因为我的母亲已经开始叫我男人而不是男孩了。这些只是我在大学期间的一些青春碎片,很碎的那种,零碎得只能让人不忍心去看,只用心默默地去感受,让期待在自己的身躯上漫爬,开出妩媚的花朵。
     
从第一次听到洛阳这个地名,就深深记住这个城。
洛阳,一个繁华却不庸俗的地区,那里曾是十三王朝古都,而如今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容颜。十几年前,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天空下,一个学者从我身边走过,告诉我,你一定要到洛阳,那里很好,也很美,同样有着失落,那是你的归属。就那时,我记下了洛阳,也开始寻找洛阳了。
     
在中国地图的中原地带,我找到了一个小块印着洛阳的地方。十几年了,洛阳已不再是那么的陌生,但我对它并不熟悉,只是在观察,是否是我的归宿?
     
没有纸醉金迷,有着古朴的气息,在太阳底下的阴影里蠕动。红得让人想起血液的宫墙,高高地在守侯,守望着它们的帝王能再一次经过。金碧辉煌的丽京门下,展示昔日的醉生梦死的宫廷生活。精致的金银器皿只在帝王沉睡的那天起,盖上了浓厚的尘埃色彩,没有光泽,只是岁月的残旧。在洛阳城的土壤下,是一代代帝王的遗址,远久而漫长的睡眠,而不知光明世界的重生及热闹。
    
洛阳,是一个朝阳而古老又繁华的旧都。
    
曾经的这里,是歌舞升平的时代。而现在依然有着涅磐的歌声。
    
其实我并不狂热,只是不愿意让别人打扰我的人生。在静静的夜里静静地听王菲演绎的声音。不知窗外夜空下的洛阳城是否已经沉睡或是沉碎,星星在闪烁。
    
音乐,给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大学生心灵上最真实的庇护。而我却蜷缩在音乐中哭泣。
    
在洛阳大学看到大学生志愿去西部的通知,心中在寻找自己的航线来定位,寻找精致的大学最后的光阴,我的心一直属于西部,属于那个可以锻炼的地区。
     
秋天的太阳并不高,可生活依旧在进行,每个人也如实地上自己的课程,有的没来得及,或是忘了。秋天,依然有征服万物的渴望,漫步在校园里,看到那些迎霜傲雪怒放的花儿,我就情不自已地哼起了那首王菲的歌:
那些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/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/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/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/他们都老了吧/他们在哪里呀/我们就这样/各自奔天涯/……想她/……她还在开吗/……去呀/她们已经被风吹走/散落在天涯/有些故事还没讲完就算了吧/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/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/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/他们都老了吧/他们在哪里呀/我们就这样/各自奔天涯/……想她/……她还在开吗/……去呀/他们在哪里呀/我们就这样/各自奔天涯
     
寒假的校园,如今是如此的寂静。曾经大学时代的青春全洒落在这个地方,撒落在大明湖畔莲的枯枝上,撒落在大明桥上,撒落在早已人走楼空的画室,撒落在朝左的教学B楼的二楼朝南的那间教室,撒落在羽毛飞扬的羽毛球场,挥霍着我的大学梦。
     
毕业的那晚,我拿着大学的毕业证并不敢在校园里行走,一个月后的傍晚,我站在我们的学校门口,现在已经改名了,在学弟学妹上下课的时候,穿过那陌生而淡漠的脸,我踏入了那曾经疯狂过的地方。
     
学校还是个老样子,七月的玉兰花在实验C楼旁泼洒发着清香,浪漫樱花已经不再浪漫,教台上的粉笔及尘埃只是在覆盖着年华,球场上有着穿着校服和顶着微笑在打羽毛球的学生,还有那可爱的老师在晒着他们的生活。
    
其实,我真的不想离开,有些东西因为失去才珍贵,比如一些事,一些人,一些物及一些感情。
    
丹写信给我:
    
我依然很抗拒这个陌生的地方,只想回到那个曾经有过我足迹的地方,但我又不敢回去,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回头的。
    
不知该跟她说些什么,只知道人必须适应环境的,然而过去的不会在重返。
    
我,依然留在这里,无处可逃,也不想逃。
    
很久没她的身影,在街道上的一个拐角,忽然见到,只是个灿烂如阳光的微笑擦身而过,忘记了青春的泪水。
   
想起在炎热的夜晚,我们坐在王中王面馆吃拉面,辣掉的眼泪,落在血红的辣椒油里,但没有谁知道,也掺杂着吃掉了青春。
    
立,一直都很快乐,是个笑魇如花的朋友,使我感到有点惧怕,因为朋友是最容易失去的,而无法挽回。他曾对我说,有一天,我会在轰轰烈烈的潮流中被卷走。至今他真的离开了,是被信念带走的,留下了空壳。
    
我以为有些东西是注定的,永远不会改变,然而有些东西就在一瞬间,变了。如我的教室,我的青春,我的台球及立奢侈的笑容。
    
二年后的今天,我依然的记得这个场景,周围有很多车,很多云及很多滑过天空的飞鸟,只是一个人孤单的站在那片天空下,傍晚时分,太阳依然很辣。
    
流浪及我生存的地方。
    
流浪:生活没有着落,到处转移,随地谋生。
    
海明威说过: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候在巴黎呆过,那么以后不管你到哪里,它都会跟随你一生一世。巴黎是场流动的盛宴。然而,我并没有去过巴黎,但在我年轻的时候,我一定会去法国巴黎的,在法国梧桐落叶的季节里流浪。
    
从一来到这个空间,我一直都在漂泊,没有停驻,曾经在黑龙江黑河地区的北安市,又曾经在山东,每一天的流水都匆匆而过,没有空间,也没有时间,去思考和寻问一些白痴的问题。地铁,是流浪最好的工具,每天都坐在空虚的地铁里,看着绿色的风景在飞旋地流浪,没有尽头或末端。但是,洛阳没有地铁,所以,我不想流浪。
    
洛阳,汽车如水,人流如涌。一切都很多,坐在车站牌下不锈钢的凳子上,看着车,看着人,看着灰色的天空。我在回忆我生存的地方,绿色,很刺眼,但眼又依赖它,我没有选择,因为我是环境与化学工程学院出来的,所以只有绿色才能停止流泪。
    
生存的地方,我在消耗青春及我的年华,虚伪的空间没有我想要的流浪,只有孤独地行走。月下的城下的树下的灯下的我,在朝着黑暗延伸的路行走,没有目标及方向。一直都很喜欢走路的感觉,让自己的脚去与土壤接触,很轻,像空气一样,在轻轻的旋转。因为喜欢走路,所以喜欢流浪。让自己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里生存,跟随流浪,去放纵。
     
流浪在这个城市中,麻木地行走,相识的一切只能泪流满面,无法改变也无法逃脱,默默的面对,是最好的结局。这方天空,虽在移动,但依然湛蓝,依然无法走出大天空的蓝。这里有风,恼人的夹杂着沙尘的风,但风总会刮走一个城市的生机,让它沉寂。
    
流浪,并不想去流浪,害怕一个陌生的地方,陌生的人及陌生的事物,这很容易使人感到孤独,一个人的天空永远是挂满伤痕的。我在辗转着我悲伤的青春,所以,我只在我的青春里流浪。 
    
正如我诗中我站在/海的上方/让海水在脚下飞扬/我躺在/潮的心上/让潮水在心中猛涨/黑暗中/我梦想/有一天/也许漂海过洋/也许在海上流浪/激起的云雾/与黑暗分享/流浪/流浪/空虚的度过/流浪的夕阳/夕阳/夕阳/再穿童年的衣裳/蹒跚在老年的路上。

站在夕阳的脚下,你是否有过悸动的瞬间?去思索一点今天的飞逝,一点明天的容光,还有一丁点儿的生活?愿这个黄昏带给你些许的难以忘怀。让我们下期再会吧

责任编辑:广播站